《雪至》瓶邪 段子[修]

高亮
私设吴邪死亡小哥失忆
时间定在十年之约的八月
依旧BE
  

-雪至-
 
 
八月长白,大雪封山。
 
 
天微亮。
喇嘛庙前置着三炉碳火,一个年轻人驻足于前,脱下手套准备烤烤冻得有些苍白的手。
 

那右手有些特别。

早起扫雪的小喇嘛推开门,有些讶然。
 
 
他以为他又看能看见那个几乎算得上年年必到的关根大师。
关根会带些挺有意思的小玩意给他,稀奇得很。

从他还是小小喇嘛的时候到现在,该是第几年了?小喇嘛默默算了算,没算出来。
 
 
去年这个时候,小喇嘛也是这样边扫着雪边等着关根的到来,这样等待持续了大半个秋天,等的人却没有如期而至。
他有点在意,便向着主持打听了下。

主持说,关根已经死了。
 
 
小喇嘛没信。
关根那个人总给别人一种特别的感觉,这让每个认识他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会嗤之以鼻不多作理会,最多也就轻描淡写地一句那个人怎么可能死。
若是熟悉的人,可能还有句呵呵送你。
  
  
不过关根大师确实已经两年没来了,是有什么事耽搁了?年轻的喇嘛琢磨着便彻底跑了神。
  
 
 
整个过程那年轻人只自顾自取着暖,连一个眼神都没分过来。
 

 
小喇嘛胡乱想了些零零碎碎的琐事才回过神,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。

来者即有缘。
眼前这个人可不能不管的。他迎了上去。
 
    
 
“施主从何处来?”

来人没有说话,微微转过头示意了身后的雪山。

那不是悬崖底下吗,小喇嘛想,此人多半是在开玩笑。
 
要么就是有病。
 
 
“往哪里去?”

那人顿了顿,显然没有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。
而他没有答案。

只能诚实地摇了摇头,转身走了。
 

 
现在的人都这么没礼貌吗?
小喇嘛最后看了眼那人的背影,有些莫名。

他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,继续扫雪去了。
 
 
 
 
FIN

-
 
有借用原著梗

我也不知道这是啥,当茶点就好

自我安慰,顺便除点草

 

评论

热度(11)

© 清浅清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