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爱无关》隐弗 短篇 污[修]

第一次写肉贡献给大本命和他老公

请相信走的是剧情向

污慎入!
污慎入!
污慎入!

重事三 现在走还来得及噫

 

-

    “嘭!”
    身体猛烈地撞在树上,胸腔发出肋骨断裂的清脆咔嚓声。
    ——七根。
    胸口的疼痛蔓延至全身,弗雷打了个寒颤,一股腥甜涌上喉间,血液不受控制地自嘴角流出。
    低头重重地喘息,暗自积蓄着体力,弗雷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栽了。
 
    “啧啧,”将血色与纯白融于一身的血族一步步接近,步调优雅纤尘不染得如同天使一般。天使伸出戴着手套的右手,扣住眼前暂时脱力人的下颚,丝毫不在意手套染上对方的血液,“真是没想到啊。”
    缓缓拭去嘴角的血痕,动作轻柔得带上了一种温柔的错觉。
 
    ——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天使......

    “我竟然有一天能把高高在上、得到命运万千宠爱的金色阳光殿下踢翻在地。”对上那暗金色的眼睛,该隐唇角勾勒出危险的笑,强制性地转动对方有些过于精致的脸,“真是如同做梦一般,那个曾经让我疯狂憧憬的你......”
    抚平对方紧皱的眉,动作堪称温柔,仿佛之前做出暴行的人不是他。
    但也只是仿佛而已。
    语调因为兴奋止不住地上扬:“现在在我面前居然如同蝼蚁一般毫无抵抗之力呢。”尾音暧昧地上挑,指尖不安分地游走于唇齿之间,“我亲爱的金色阳光殿下,是什么让你落魄至此?”
    一点都不完美。

    “闭嘴。”积蓄的力量猛然爆发,黑色的雷电在两人之间绽开,瞬间逼退不断嘲讽的人,“你今天必须死。”
    没有片刻退避,弗雷知道一旦退避就真完了,天色告诉他黎明短时间内是不会来了。
    黑夜可是对方的主场。
    ——必须占据主动。
    深吸了一口气,强自压下体内翻涌的血气,不等对方站稳脚跟就迅速逼近,手中胜利之剑缠绕着黑色电光直冲门面砍下。
   
    似乎是惊讶于弗雷不同于小时候的强势,该隐微微顿了一下,但还是及时用恶之花招架住了攻击,嘴角的笑容越发深邃。
    那是一种看到久违猎物的笑,弥漫着血腥气息。
    ——总算能看一点了呢,不枉我浪费这么多时间陪你玩啊。
    ——不过也够久了,弗雷。
  
    “玩够了吗?”该隐歪了歪头,左手指尖突然射出两条丝线,直接穿透对方的肩胛骨,钉在了原来的树上,不出意外的听见一声闷哼,“现在该我咯?”
    大量的丝线爆射而出,却只有少数刺圞穿身体,更多的则是在该隐的恶趣味下一一缠绕住四肢,另一端固定在周围的树上,最直观的效果便是成功的将人悬空绑在的空中,丝毫不能动弹。
  
    “叮。”
    胜利之剑从手中脱落,掉在地上,黯淡无光。弗雷闭着眼咬了咬牙,努力抗拒着从丝线渗入的黑暗气息。
    被人入圞侵身体的感觉可不好受。
    压抑多年的黑暗力量瞬间暴走,疯狂冲击着内脏不停地在体内大肆破坏。
   
    “抓住你咯。”血族动了动连接着丝线的指头,欣赏着再次爆出的血花,“天真的家伙,从你见到我的一瞬间,连你呼吸的空气都被我的力量统御。”
    本来打算直接杀死对方,但不知为何他有了一丝犹豫。
   
    “唔......”再忍不住剧烈的疼痛,弗雷发出一声闷圞哼,痛苦地将头撇到一边,却因此暴圞露出脆弱的颈项。
   
    看着那白皙皮肤衬托下跳动着的暗蓝色血管,该隐眼神暗了暗,可惜弗雷闭着眼没有看到,不然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远离这位血族,至于办不办得到另说。
   
    血族向来忠诚于内心欲望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他低下头,嘴唇附上那片皮肤,甚至伸出舌头舔圞舐,在感受到对方的轻颤后轻笑了一下。
    血族终于露出了他锋利的牙。
  
    咬破皮肤,血液涌入口腔,该隐眯了眯眼,享受着久违的美妙感觉。
    ——都快要忘掉了啊,这种味道。
    血液不断被吮圞吸,吞圞咽。察觉到手上越来越沉的重量,该隐才意识到再继续下去就要出事了,舔了舔咬穿的皮肤,看着它在眼前愈合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顺着脖颈一路向上啃圞咬,将对方的耳垂含圞入圞口中,舌头顺着耳廓打了个转儿,霎时,一直没什么反应的弗雷猛的颤了颤。
    ——还是这么敏圞感啊,弗雷。
    余光瞟了瞟,对方正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眼中压抑着愤怒。
    
    “你,到底想干什么?”咬牙挤出几个字,“要杀便杀!”
    血族在吸食血液的同时,会向猎物的身体里注入一种麻圞醉物质,再加上之前注入的力量,虽然只是暂时性的,但弗雷确实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。
      
    “呵。”该隐意味不明地笑了笑。
    一颗颗地解开对方执事服扣子,脸凑得更近了些,滚圞烫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耳侧,“我想干圞你。”
    指尖划过对方纤细却具有强劲爆发力的腰圞身,掐了掐手圞感极佳的肌肉。另一只手则是不断揉圞搓着左边的一点,同时增大力气捏了捏,成功的让弗雷狠狠地痉圞挛。
    此时再抬眼看他的眼睛,因为惊诧放大的琥珀色的瞳孔中,透出名为憎恶的情绪,简直就差喷出火来。
   
    “你是,”疯狂地抵抗体内不属于自己的黑暗气息,试图夺回身体的主控权,“变圞态吗?”
    死死地盯着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的人,眼中各种情绪混杂,似乎想就这么盯出个洞来。
    “你不过是想要报复我罢了,直接杀了岂不更好?!要战便战!你——”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,因为对方的手已经划过人鱼线握住了自己的下圞肢,让他条件反射地收了声。
    
    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该隐歪了歪头,露出纯良的笑容,下一秒就变得极具攻击性,“真是不完美啊,弗雷。”
    附上对方的唇,用舌头进入口腔不断搅拌的方式堵住对方的嘴,不让他说出更多扫兴的话。
    左手继续摩圞挲着敏圞感的腰侧,右手则是不轻不重地摩圞擦着对方的下圞体,直到完全立了起来。
    ——有反应了啊,弗雷。
  
    沾了些许流出来的体液,摸向后方隐圞秘的私圞处,不顾地方瞬间的僵硬,毫不犹豫地刺圞入两根手指,却再难进一步的动作。
    “放松,”无意识放缓了语气,“不然你会吃更多苦。”
    毫无反应。
    “啧。”不再多说,该隐干脆将手指抽了出来,单手解开自己的裤子,扶住阴圞*对准了穴圞口。
   
    感受到后圞穴处的滚烫,弗雷觉得刚才的不配合放松是他犯下的一个巨大的错误,他第一次后悔了。
    才怪。
    现在的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,包括自己的命,但这不代表他甘心受到这样的侮圞辱。他在拼命地夺回自己的身体,不惜一切代价。
   
 
    进圞入的时候并不顺利,大概是因为没有开圞拓好的原因,括约肌因为过度拉伸开圞裂,丝丝血液自两人交圞合之处渗了出来,却更加深了血族的欲圞念。
    呼吸变得粗圞重,他本只是打算玩玩而已,现在才彻底认真起来。
  
    没有再顾忌弗雷的感受,该隐继续向深圞处推圞进。
    顶圞端。
    一半。
    全部。
    不断抽圞送。
   
    弗雷觉得自己快死了,后圞穴无法言说的疼痛直刺中枢神经,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。他不住的颤抖着,时间长了竟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。
    “今天......你若不......杀我,这般羞圞辱我......会百倍偿——啊!”   
   
    在这种时候,对方的诅咒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,该隐大力地整圞根插圞入,最大幅度地摆圞动着胯圞部。
    “我们的金色阳光殿下可真是不解风情。”那声音带着受伤的嘶哑的虚弱,却使该隐更加疯狂起来,“看看你自己,你现在可真是淫圞荡。”
 
    “闭嘴......啊!那里,不行——”

    “哪?”再次向那一点冲击,对方再也压抑不住的不断上扬的声音告诉他没有弄错地方。
    
    弗雷从未想过自己会发出这样的,带着几分黏圞腻的语调。眼前一黑,战圞栗着射圞了出来,括约肌保护性的紧圞缩。
    与此同时该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圞致,大力抽圞插了几次也射圞了出来,发出了满足的喟圞叹。
    
  

  
    弗雷闭上眼,脑中的信息乱到爆炸。
    “......我以为你会不一样。”
  
    该隐还在平复着气息,却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。
    “你真的这么认为?未免太蠢。”
   

  
    长久的沉默,久到该隐差点以为对方已经死了。
  
  

    “你明白吗。”陈述的语气,带着一种释然。
 
 
    “啊......也许吧。”早在做的时候就已经把对方从丝线里放了下来,该隐把头埋进弗雷的肩膀,重新含圞住对方温凉的耳垂,几乎是用气音回答。
   
 
    ——我爱你,你明白吗。
    
    ——也许吧,我也爱你。
   

    但爱这种东西真的还存在吗。
    
   
    金色阳光和暮光白牙之间的种种羁绊,与爱无关。
     
  

  
    -end-
   
  
  
   
-
*漫画衍生剧情
*中间部分对话引用漫画原文
  
  
  
我真的是......好不容易把题给圆回来了[捂脸]
描写太渣了这是人生第一发肉
暗搓搓地发
lof系统太过于牛*我上次发截图都不行.
  

  
 

评论(6)

热度(100)

© 清浅清减 | Powered by LOFTER